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

企业垄断性成本调查:电费高企 多数分享不到电改红利

2016-05-16 15:23:40来源:人民日报
字号:

——对两省四市53家企业垄断性成本的调查

“煤价都降成‘白菜价’了,电价为什么不能跟着降?”“为什么油价降了,物流成本却总也降不下来?”

近日,本报记者对浙江省的杭州市、嘉兴市和河南省的郑州市、洛阳市的53家企业成本状况展开调查。调查中,不少制造业企业反映,虽然煤、油等原材料价格一直在降,但一些来自水电热气等垄断性行业的成本仍然“坚挺”。在原材料等成本基本稳定甚至下降时,这类成本在企业总成本中的占比不降反升。

企业最不满意“变压器基本电费”

“只要装了变压器,即使一个月不用电、同时向供电部门报停,也要交变压器基本电费200万元”

制造业企业多是用电大户,电费是企业成本中的一大块。

中国一拖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近年来,随着环保标准持续提升,用煤、用气都逐步转换为用电,用电成本逐年上升,2015年企业全年用电已超过2亿元。河南一家复合材料有限公司负责人也介绍说,电费占到该企业生产成本的30%以上,最多时每月上交电费1000多万元。

调查中,企业反映最不满意的是“变压器基本电费”制度。企业只要装了变压器,即使不用电,也要长期交纳不低的费用。

河南一家企业反映,近两年企业有时会停产不用电,即便如此电费还是居高不下。“如果一个月不用电、同时向供电部门报停,要交变压器基本电费200万元。一个月不用电、也不报停,就要交变压器基本电费600万元。” 这位负责人说,企业一年只有两次报停权限,其它不用电的时候,只能白白交数百万元变压器基本电费。

“变压器基本电费相当于装机费用,为何还要年年缴纳?即便有维护成本,是否也可以大幅降低?”浙江金杭包装负责人也反映,变压器基本电费太高,每个月要每千伏安30元。据了解,这种变压器基本电费制度规定,企业在向售电部门申请变压器安装容量后,不论企业该月是否用电,供电局都会依据装机容量向企业收取基本电费。郑州一家大型制造企业财务总监告诉记者,目前郑州地区基本电费有两种收费方式,一种是装机容量20元/月,一种是最高负荷(不得低于装机容量的40%)28元/月,导致企业多用电多交钱,少用电也不少交钱。

不少用电大户为降低成本,搞自备电厂。但企业反映,自备电厂需要交纳的政府性基金和备容费偏高。一家电解铝企业负责人介绍,自备电厂每度电需缴纳的基金及附加、备容费占企业电价比例为23.3%,使每吨铝成本增加近1400元。“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形势下,很多省份都出台了一些自供电减负政策,比如内蒙古电解铝企业自发自供电只收取3分钱备容费。”这位负责人说,电费成本高,企业生存空间受到挤压。

物流成本居高不下,特许经营成了“只此一家”

企业要排放废水,由于特许经营,当地只有一个废水处理公司,每年最多来回收两次。企业只好把废水堆放在厂区里,严重影响正常生产

“为什么油价降了,物流成本却降不下来?”中船重工第七二五研究所负责人说,公司一年物流成本占到总利润的3%,高达1.8亿元。该负责人纳闷,“据我了解,物流公司也没挣着什么钱,很多时候不得不超载才能保本。”

据有关方面测算,从全国情况看,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约为GDP的18%,而美国约为8.5%,也就是说,在创造等值GDP时,中国企业在物流上的花费是美国的2倍多。在路网不够发达、离港口较远的省份,物流综合成本还会更高。

物流成本居高不下,指向高速公路、铁路等具有垄断特质的行业。多家企业认为上述部门管理成本太高,希望降低高速公路收费,包括让一部分高速公路回归公益属性,“看起来政府和一些市场主体收费少了,但能够降低区域总体的物流成本,长远看对地方经济有很大好处。”

第七二五研究所负责人认为,在降低物流收费的同时,“铁老大”们还应提高效率和服务。“我们基本还是通过汽车运输,对铁路运输货物不太放心,因为出现过损坏的情况,希望能像国外一样,不同物料用不同种类的车厢装载以保障运输质量。”

一些特许经营,对企业来说也增加了不必要的负担。浙江嘉兴鼎美电器反映,企业每年要排放60吨至80吨废水,然而由于特许经营,嘉兴只有一个废水处理公司,每年最多只能来回收两次,企业只好用中转桶把废水堆放在厂区里,一堆就是几百平方米,严重影响正常生产。“我们去正规厂处理三废,要求爷爷、告奶奶,跟政府打招呼才能挤上去。而‘野处理厂’天天打电话要提供服务,价格只是正规厂的一半。”鼎美电器有关负责人说。

各类前置性评估、年检,简政放权后多数交给了第三方机构,看似企业可以在充分竞争的市场上选择价格优惠、服务好的评估机构。但实践中,一些企业发现,相关部门往往有合作的评估机构。“与政府部门有合作的评估机构,评估检测通过率高,但价格也高;没有‘背景’的评估机构报价低,但很可能无法一次通过评审。这也是一种垄断,逼得企业多花钱选那些‘红顶中介’。”郑州一位企业负责人说。

理顺“市长”与“市场”的关系

“抢直供电试点就像抢春运火车票一样,多数企业分享不到电价改革的红利”

“电力、物流等成本与企业息息相关,尤其占制造业企业总成本的比例很高,也是国家降成本六大‘组合拳’中的重要两拳,希望真正能够打拳到肉。”调查中,企业普遍渴望加大对垄断行业的改革,来自这些领域成本的切实降低对企业减负效果会很明显。

在反映最强烈的电力领域,企业普遍建议减免或取消变压器基本电费,不少企业表示还希望尽快普及企业直供电政策。

山东、江苏等地已开始启动的直供电试点,让河南和浙江两省企业分外“眼红”。中国一拖相关负责人说,他们与洛阳热电厂仅一墙之隔,双方均有很强的合作意向,但现在洛阳热电厂必须先把电上网,一拖再从电网买电。记者从工信部经济运行监测协调局获悉,山东省2015年用户累计减少电费支出3亿多元,今年年初使用直供电的试点企业已达500多家。而江苏省早在2012年就被列为电力直接交易试点,2015年试点扩围后使用直供电的工业企业增至364家。

“浙江紧邻江苏,特别是纺织、机械等行业,两地企业成本接近。但江苏实行直供电后,用电大户成本明显下降。”浙江的一些企业表示。河南不少企业反映,大用户直供电很难享受,只有少数配额。“抢直供电试点就像抢春运火车票一样,许多企业分享不到电价改革的红利。”

“希望能够尽快尝到输配电成本下降的甜头。”湖北、宁夏、安徽、云南、贵州等第一批输配电价改革试点日前成果落地,让还未纳入今年输配电价改革的企业格外关注。据悉,输配电价改革今年将覆盖全国一半以上的省级电网。

在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看来,进行了多年的电价改革能否顺利铺开,是打破行业垄断的一个重要突破口。“就像解扣子一样,一个扣子解开了,下边的就顺溜了。这些领域打破垄断,让社会资本进入形成竞争,企业反映的这些成本肯定会下降,服务质量也会越来越好。”

李锦认为,虽然这些企业反映的各种成本来自不同的垄断领域,但核心问题都在于政企还没有完全分开。改革决心有了,文件政策有了,但是在执行层面,政企有时还是紧密的意见共同体,“市长左右市场的情况还时有发生”。            

责编:耿佩

  • 路过

新闻热图

海外网评

文娱看点

国家频道精选

新闻排行